天下心归辛.

熟人唤声辛足矣.

*一发完结
*写的很仓促.。见谅.见谅!.
话说哪里来的敏。感。词👋←忍不住吐槽.

尴尬漏了一张,补这里。 http://chiyuguoli.lofter.com/post/1e6bb1f2_1149364b

十五的月儿圆,看着月亮总会莫名想到故乡.

【白蓝】南柯酒.上

青莲白×刀锋兰
人物性格真难掌握嗳...
ooc有.
太太都秋眠啦只能自己产粮.产的又不好吃.嗳.这日子怎么过.


长安城有个李青莲,面相俊朗,善舞剑,善作诗。你们一定都晓得剑仙的癖好——喝酒。凡是诗人,或是剑士总喜欢在风花雪月下畅谈痛饮美酒。

李青莲好酒,生死随酒。

剑仙支着颧骨似卧非卧攀上一木凳,手提一瓷壶向嘴中斟酒,如狼似虎地豪饮直至滴酒入口,引得不少栈客注目旁观。两抹红霞飞上腮帮子,觉察手中分量轻了不少便抬着壶借着烛光望向黑洞洞的壶口,斜斜倾了酒壶,听见几声滴答坠地,再也任何剩余。

他昏沉地大呼一声,震得酒壶从手中滑落,碎片溅了一地:“柜上的——再拿酒来!...今天这酒好像掺了不少水啊?...”
李白的酒样差到极点。这是世人皆知的事。
“嗳,青莲大爷啊...小店所有的酒都已经被您喝光了呀...”正准备吩咐下人抬酒的店掌柜听见小二窃语后直直呛了口气,无奈地瞅着瘫在椅上的老大爷,一声长叹。
“没酒的客栈...算什么客栈...昂?”
“...剑仙似笑非笑质问道,寒芒一闪,长剑便架在了掌柜的颈子旁。他笑道:‘这贪污的着实过分了唷,还不闻贵店有楼兰佳酿,今日何不取出品尝品尝....’”

说书人晃着扇子侃侃谈来,抑扬顿挫的语调引人注意,突然间一愣,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。
下边的群众误认为是卖关子急得询问下文。
“然后呢?然后呢?”
“那老板是不是把酒抬出来了?”
“哟原来是被老板偷的啊,真是世风日下!”
“后来呢?剑仙怎么样了?”
酒馆中觥筹交错,人声喧嚣。
剑仙李白的轶闻总是令人神往,以至于没人注意大门被缓缓推开,走进一不起眼的人。
那人低着头,面上镶着一面具笼罩了半张脸,背负着一柄带着红束流苏的长剑,像是行走江湖的武林中人不被他人所识。
似乎是注意到说书人的目光,仅是抬眸与之对视。祖绿的眼中绽开的寒芒宛如昙花一现隐匿于眼底。紫色短褐扬起,与沙尘一起飘进馆中。
紫衣人避开人群簇拥着的勾栏寻了一处冷清的座位就坐。他静静坐在那儿,与世人隔绝。听众顺着说书人的目光寻去,只看见一俊挺的男人背影。
说书人的目光为这男人的身影久久吸引。
等到回过神来,耳畔尽是催促声。他嘴角溢满狡黠笑意,折扇优雅地收起,尽职尽责履行本分。
“嘛,欲知后事——请听下回分解——”
待候许久却得到这样的结果,场下一片唏嘘声。
出多少银子那说书的家伙都没有打算讲下去的意思,只得眼巴巴望着他走入后台收拾东西走人。

说书人走入一间偏僻的客房。
“我们要走啦。”他轻声唤了趴在炕上打拨浪鼓的孩子。
“师傅师傅,那个人是谁呀?”
“哪一个?”
“就是那个戴面具的那个,那好像是西域的面具,难道是传说中的西域幽灵吗?”
“嚯哟哟哟,怎么可能,你这是不相信边塞守卫军的实力吗?”
“唔...师傅好像认识他的样子呀。”
“你这小眼精!”
“师傅师傅,有许多传闻都是关于剑仙的。但是剑仙不是早死在那场楼兰复仇的战役中了吗?”
“傻孩子,剑仙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击败呢。”
将折扇和几块碎银收拾进包袱,望着俏皮的顽童有些无奈,他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的优雅,但语气是出奇的凝重。
“那可是剑仙,我们大唐的剑仙。”

高长恭离开的时候,是被酒店打烊的伙计催促着赶走的。
他听着勾栏下愚民议论纷纷,听侠士对剑仙的敬佩,听春闺对剑仙的爱慕,听小孩儿对剑仙的憧憬。他简直快抑制不住快要崩堤的笑与泪。
这群无知的国民们还认为剑仙活着呢。
其实李白早就入了黄土,消息很快被封锁,知晓这事只有大唐的女帝和刺客自己。
那夜他潜入皇宫,破了一道道关门,轰隆作响的爆破响彻这座城池,点燃的旺盛的复仇之焰烧毁了一座座亭台楼阁。这是个血流成河的夜晚。
正是这一切行为惊动对大唐觊觎已久的余孽响应,在长安城潜藏的余孽来自西域的一个又一个国家,有着相同的目标本就是一丘之貉,联手一举攻入大明宫。
他本以为今夜就可了却夙愿,安享后事,却没想到那剑仙早早守在了大明宫外。
他静静观望着一袭白衣在人群中舞动,溅起的鲜血却无法沾染上衣摆。找准了时机,念着西域的秘笈,隐身悄然靠近。
锋利的刀刃斩断了那人一缕发。面具被那人揭下。剑仙错愕不止望着他。
...长恭?白衣剑仙惊悸问到道。
就是那么一瞬,他的匕首快人一步刺进毫无防备的脆弱部位。
剑仙惨笑一声。他说,长恭你何必呢,不过这样也好,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放你走啦....
他有些后悔为何这么用力的捅进李白的心口。他抱着剑仙哭的嘶哑,也阻止不住怀中的身体渐渐凉去。

他没完成夙愿,却失去挚爱。他给自己灌了不少酒,以为这样就能消除无尽愁苦,若真这么容易,那世间的痴男痴女为何如此多。惆怅中不禁增添一分惝恍。
高长恭跌跌撞撞穿过小巷。
长安城的巷子交错复杂,一不小心就碰上个死胡同。但长久以来的埋伏让他熟悉了这片土地,并且不走寻常路也是刺客的本性之一。
酒精的刺激使精神恍惚,一个趔趄后目光停滞在铺满理石的街道,有些熟悉。似乎遗忘的记忆如同万缕青烟,硬生生从脑壳破出。一抬头看见那不远处有棵歪脖子槐树——那是和李白相识的地方。眼眶不禁开始润湿,不知是泪雾朦胧了双眼还是起了怪雾。总是雾蒙蒙的,觉得与那棵注满思念的树隔着一窗白纱。
“买酒咯。”一声吆喝在不声不响间悬起,似乎是隔着几个世界才传入耳中。在半夜中显得特别诡异。
高长恭凝了凝眸,断了泪后的眼清明了不少,才发现那雾不是生在眼球。
不知为何那雾气漂泊中竟然聚成了一影子,像是皮影戏中人偶的剪影惨淡,紧接着凝聚成了实体一般,从雾中脱出,缱绻雾气缭绕着那个人就像是蓬莱三丈的仙云护着岛屿。
雾气淡去,久久不散,高长恭戒备望着薄雾中突兀出现的一人。
来人一袭黑衣被风扶着翻动泱泱,他的出现至使周遭环境一变。其实发生了变化的也没什么,仅是多了一半人高的木制架台,几瓶陈列台上的酒壶,还有一帆白幅绣着红边的朴素帆旗。一个大大的酒字像是用狼毫狷狂甩上幅面。
人的好奇心是可贵的,与生俱来的本性催促着高长恭靠近时才看清男人的面容。一头银白的长发束在背后,刘海贴着侧脸掩盖了半只眼,那面皮秀美的过分,但又不似女子般,有那三分俊俏。
身一震,高长恭感觉自己被盯上了。那种常年潜伏在黑暗中习成的直觉告诉自己,那种眼神就像是猎人相中了入套的猎物一般。他握紧了袖中的匕首,抬眸果然见那人半眯着眼好整以暇的注视。

夜半做生意显得够怪异,朦胧月光洒满槐树,树下两人沉默无声。最后还是那怪人先开口。
“阁下是来买酒的?”
高长恭缄默片刻点了点头,询问。
“有什么种类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——我向来只卖一种酒。”卖酒人乐了,笑得不可开支,像是听到了什么怪事。
高长恭闻笑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“你可知世间错事无数,不知道有多少人觊觎修改过去。”
“这想法完全是痴人说梦。”
“不,匪夷所思的是,常人自然总是这样认为。”
“世上怪异的世数不胜数。”
“但你们为何总是如此笃定地否决一种事物的存在与发生,非得将其置于无物。”
卖酒人打断这份疑忌道:“我卖的一种酒,它的功效独特,名叫南柯。用民间话来说正是你们所谓的后悔药,可梦回远古,可窥探后事。”
“回到过去...?”真的可能吗。高长恭反复叨念这几个字眼儿,此时此刻他们就像一柄刀子剖开他密封已久的胸膛,深深插在心坎上。
月色更显落寞,冷色的光辉渐渐攀落。
卖酒人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,不知遥遥望着某处,眼底多了一份不明情绪。
“呵,你怕是个欺诈之徒。”
高长恭紧蹙着眉低语,他别过身一步一步离开。
“是不是欺诈,阁下亲身试验便知。况且,作为一个专业的商贩,从不会欺骗客户。”
欲望的种子一旦种下,开始贪得无厌的吸取养分,不论你如何制止它也不会停止萌发。而现在高长恭心底滋生的欲望,在一波接连着一波的煽动下破出外壳萌发。
最后,他还是停止步伐,折返回槐树下。
空无一物的架台上不知何时摆了一瓶巴掌大小的陶罐儿,鲜艳的封纸紧紧裹住瓶口还是无法阻止酒香从罅隙中泻出。
卖酒人利落地削去了封泥。高长恭捧着酒罐子,嗅着更肆无忌惮倾泻出的香醇。
“价钱。”
高长恭沙哑着嗓子,低垂的发丝下看不出神情。
“我的酒是无价之宝。念阁下像我一位故人就以一件物品交换吧。”卖酒人儒雅轻笑道,“我还没想好要什么,别急着结款。”


——
不确定有没有后续.(来自懒人的悲哀.

【白蓝】三人行.1

*是先声明可能(一定)没有后续.
*ooc
*学生文笔.
*cp主白蓝白蓝白蓝.副cp.各种兰.兰右不解释.不喜慎入.
*李白千年之狐皮肤设定.

时间有操作.


<1
魔神蚩尤战败,青丘灭了。

烈火在青丘的土地上肆虐了三天三夜也没有停止。它灼焦了大地,铺地的野花野草成为了滋养焰苗的养料。它点燃了青丘的夜晚,嫣红的火染红了半边天。那些灌木丛和树木像是火源,焦躁的烟熏味儿充斥了鼻腔,遍地是族人的遗体也跟着燃烧起来。所踏过的土地敷上黑糊糊的寒烬,一卷风袭来又携着尘土盖得厚实,这是它们建造的廉价的坟墓。

大火停后,遗体燃烧殆尽。
狐狸没有阻止这场灾难,他清楚地知道没有方法可以扑灭大火。观望着守在这片巨大的火化场中,静静吊唁着死去的族民们。同时等待宿敌的到来。他需要向曾经的好友质问,若是得不到满意地回复从此兵戎相向也莫不足惜。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眨眼间伶俜度过千年。
伴着他的是寂寥萧瑟,与荒无人烟的丘陵。
他在这几千年间苦苦守候,终是见不着影子。

当真正耐不住无尽寂寞之时。想通了,他打算离开这儿。

狐狸扫视这曾经孕育了他的土地,悲怆如秋水般在心中棹开层层涟漪。
他张手唤来元魂珠,轻轻抚摸着,就像是在抚慰数千万狐子狐民的灵魂。
青丘的子民的魂灵,不会漂泊。
他想着,又仿佛听到了冤魂的低呼声。
离开故土吧。
狐狸眷恋着这片土地,但他知道,他必须离开。破碎的友谊是无法用粘稠的粘胶修复的,心底的空洞已经无法填补。他明白与白龙定然会见面,只不过是时间问题。若待到那白龙的来临,他们面对的,是真的国灭种亡。
何处可以容纳我?
黄昏时天苍苍,他昂起头望着夕阳。天边已然剩下了大半的余晖昭示着一日的结束。

太阳从西边落下,那就朝着西走吧。
.

已经记不清到底走了多久,走半刻便停下休息半刻。这样走走停停,游山玩水欣赏美景也算是件美事。但李白无心在意这些,他只知道脚下的路也不断变化着。
踏过坦荡的平地,攀上陡峭的山涧,越过树木丛生的低岭...他来到了一个名叫大唐的新兴帝国,这个国家由武则天统治着,国民们敬称这位皇帝为女帝。他冷冷注视着东方新文明的崛起,仅是在这座帝国落脚几日又开始自己的行程。

由没脚踵的草原渐渐前行至遍地黄沙的塞外。他便清楚自己正在进入被称之为西域的领土。

刚开始的气候还不错,越行越远气候变得愈发炎热。炽热的太阳烘烤着这片土地。在西域,无论太阳好像总是那么毒辣,唯独傍晚十分才能享受一丝清凉。滚滚黄沙翻腾着,空气中的热烟更是朦胧不清。好在沿途所经过的几片绿洲提供水源和歇脚处,才没有使狐狸那么快烤熟。
他寻找着一片更广阔的绿洲,他揭下腰间佩戴的水壶,灌满水。饿了便摘几个果实饱腹。
在这之后,李白就再没见过一处绿洲。

热,热,透心凉的热。太阳光投射在他的身上,额角的汗珠饱满透亮,一串串浸湿了身着的紫色大袄的衣襟。些许汗水被晒干,又结成盐巴依附在皮肤上,又因为汗水的冲刷摇摇欲坠。虽然真实状况没那么夸张,但也差不多了。
酒壶中跌出的最后一滴水落在口中,晃晃酒壶,便再没有半滴残留。食物也告罄,体内水分流失出奇的夸诞,他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多带几个酒壶,恐怕他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被渴死的狐狸。
在此之前,他忽视了一块沾满绿苔显示着沙漠地形的图标,以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。

李白顶着烈日,拖着疲惫的身躯行走在这片荒凉的大漠中。缺少食物和水的支持,即使是妖也忍耐不住这烈狱的磨炼。
步伐露出摇摇晃晃的端倪,双腿脱力到无法支撑起身体站立,一个趔趄跌倒在沙坑中。腿不能用了,就用手梗支着,匍匐前进。
李白其实身法不错,但还没有到达日行万里的地步。要是动用法力那很快就可以去西域,但残留的波动指不定就给白龙留下了大大的指向标说——我在这里我在这儿哟。龙族本就对妖力有敏锐地侦测性,与白龙千年交好的狐狸还没傻到这种地步,即使是自作孽不可活。

最后一丝力从体内抽出化作前进的动力,凭着过人的毅力又支撑了几里。但机能耗尽的躯体已经支撑不住,静静卧在热沙中,意识是昏沉的。费力抬起眼向上张望,只见寥寥无几的云彩薄如轻纱,掩不住那炙热日光。
狐狸嗅到了死亡的气息。
抑遏不住眼帘下阖,勉强自己保持清醒,但都是无济于事。
即将失去意识的那一刻,李白恍惚望见模糊人影踏沙走来。

——...死神吗。
他想着。
再也撑不下去了,便放任疲惫的意识坠入黑暗的悠远长河。

——
很感谢能看到这.(←写那么烂也没什么人看.
瞎几把乱写的脑洞.
大致情节应该是.李白飞到楼兰小王子结识.(bu.楼兰灭后李.青莲剑仙.白以剑仙身份来到长安城.然后然后与小王子偶遇blablabla...的故事.×××
总而言之.没后续没后续没后续.为你们解解毒.耿直.

【守陵】当假刺客被射手吊着捶

不清楚自己瞎几把乱写了什么.bu
小学生文笔.
各位大佬看着开心就行.
守陵真的美好.爱他们.——
人物属于天美,ooc属于我.


敌:黄鳝,百里,韩信,宫本,王昭君。
友:兰陵王,花木兰,曹操,太乙真人,狄仁杰。

1.
fist blood——
耳畔传来的机械女音清晰地传递着信息:

百里守约击杀兰陵王。

开局还到一分钟便送上了第一个人头,真是虎。高长恭半卧在地上,食指骨不断刺激着太阳穴令自己冷静下来。
今天有些昏昏沉沉的,竟然傻到一个人去敌方野区反红。本以为敌方都守着蓝便一人刷起红,不料打到半血就从草丛蹦出来一坦克一射手。
虽然被红打了半血,但凭着二技能还是有希望逃脱。本想着收了红就跑,但没想到对面射手快人一步,立马惩戒收红。有红的射手不是闹着玩的,光靠普通攻击就能a死人,还有对面那法坦一手一技能减速。差一步进入下路塔的防护圈,不料黄鳝的冷却是真的快,又是一手二技能直接眩晕在了家门口。射手又是一顿痛a。
然后呢,没有然后了。

2.
只能说,不跟队友走真是不明智的选择。
所幸开局的复活计时不算太长,只是落下了一两百的经济或是一波兵线罢了。
现在只需要努力发育,早早进入四级开始抓人,保证射手的法师发育。
静候着复活时间,组队双黑的女将军踏着红buff圈,特意来暴君路逛了一圈。
那女人一边甩出两柄短剑攻击河道蟹一边同他搭话,还不忘挖苦几句:“傻了吧。早说了,跟姐走,不会错的!竟然会被我小弟狂扁你还真是菜。”
“浪了而已。”
“这就是借口!”
“别吃我兵线。”借着视野淡漠观望对方横竖一阵位移灭了一队的小兵,紧接着又绕到了二塔攻击盲区,开始横扫下一波兵线。高长恭不禁有些痛心。
“呸,这叫不浪费丝毫经济,节省时间式发育啦!你就这水平,还想着十杠零...不如把野 都让给姐,姐带你躺!”
想的美。
高长恭撇了头不再理会,默念着复活倒计时,传送的白光将他带回了泉水。空气中隐约荡着男人的话语。
“这次权当放水。十肛一,看好了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,很好很好——就喜欢你这副德行,太猖狂。”
女将军肆意地大笑。

3.
你需要知道在前期,把蓝当水喝的英雄有多刚。打一套技能蓝条就能掉一半。
由于前期的经济差,不得不使高长恭在上路蹭曹操线吃,直到上单的家伙发出撤退的讯号他才恋恋不舍钻进了野区。
家中的蓝被法师拿了,辣鸡太乙出什么法强。
无奈对方战绩比自己的好看,也不能说些什么,只好跑去对方的野区。
小野已经被对面的射手收完。
清了两波兵,蓝条几乎掉光。
为了提防对方,高长恭特地将蓝拖进了草丛中。舍不得用技能,一下下攻击着,并机警四周。
他看着小地图上,敌方几个人都在上路打团,应该暂时不会上来。
攻击至丝血,只需要在轻轻一a,蓝爸爸就到手了。
不料还是差人一步。
沉浸在喜悦中的高长恭丝毫没注意早有人静候在一旁。
韩信从中路的草丛中越出一手好惩戒。
即将收入囊中的蓝爸爸又飞了。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4.
敌方刺客一手挑起又开起大招疯狂挑刺,血量跌了少许,幸好对方先出吸血刀,伤害不怎么高。
高长恭松了口气,一手二技能打出减速便转身匆匆离去。
不知又有谁赶来,突兀从天而降的寒冰惩戒。步伐由于技能的麻痹,渐渐慢了起来。
草丛中钻了身披斗篷的射手,那家伙迅速一发子弹向后越去。
大招....?
逃不了了。
高长恭感受到了绝望。

百里守约击杀兰陵王,助攻韩信。

无坚不摧。

5.
[全部]狄仁杰:这兰陵王好坑啊...
[全部]狄仁杰:演员您行行好放我这把吧...
[全部]花木兰:肯定是在想哪家的小姑娘喽——
是不是呀长恭恭。
[全部]兰陵王:闭嘴。
[全部]兰陵王:法师去对面拿蓝啊。
[我方]太乙真人:一群傻逼。
[全部]韩信:哟,还想着反野呢。

.....
我为什么开的全部呢??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来自悲伤的高长恭。

6.
面对女将军的挑衅,高长恭已经无法再说什么反驳了。
经济已经不是一百两百的差距,逐渐与敌我方拉开距离。这道无法逾越的沟壑长达一千五。现在最好让他安静做个隐形人,安静打野,收经济。
不过可以看出,对面特别针对刺客。
他静静蹲在草丛中,等待着一波团从自家野区转移至河道。
队友一波信号集合,就连在下路清兵的狄仁杰也麻溜地跑了上去。但他没动。
他经济太低了,冲动的结果大抵就是一人头。
遥遥观望一场4v5的战斗,好在女将军发育得好,左闪右闪躲过一个个技能,一下冲进敌方群中。瞬间开启的霸体使打在她身上的伤害降低,毫不犹豫地挥舞大刀一剑一劈成功将对方的输出控制。
黄鳝与狄仁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见自家法师血量快见底,便飞驰着送上了治疗,紧接着控制住开大的曹操。
燃着炉子的太乙真人匆匆只愿,却被韩信缠住脱不了身。
女将军的连招结束,又无人输出,一个人都没带走。处于眩晕状态的宫本盯上了残血的木兰,开启双刀从天而降,一招神速先撞在射手身上,利用无敌状态的攻击一刀收走射手的人头,随着二技能冷却,便再次向着女将军冲去。地上劈出的金色巨浪向女将军袭去,被击成残血在加上减速,定然会被追上,无奈位移两段狼狈逃往自家泉水。
一直偷偷躲在队伍后输出的百里绕过一道道阻碍,缓缓俯下,准心钉着逃跑的女将军。
似是觉察到了背后的冷意,花木兰歇斯底里地大呼:
“沃日高长恭你他妈人呢??——”
接着便是狙击打响的声音。
砰。

百里守约二连击破花木兰。

7.
这是真要输了,高长恭蹙起眉头。
看着残血的太乙引着韩信向这方向逃来,便甩出匕首控制了无位移的刺客,紧接着一技能高爆发伤害,和太乙一套炸便收了韩信。
觉察到动静,清兵的四人迅速赶往野区。
短时间商定了计划,逐个击破。
太乙潜伏在草丛中蹲射手,高长恭开着大悄悄收走闪现撞墙的法师。
候在周围的黄鳝宫本迅速围了过来,好在宫本的二天一流还未冷却,而且二人还是残血,勉强可以对阵。
黄鳝是没什么攻击力,他的装备都是护甲。承受了宫本当面一刀,快速冷却的二技能随一技能的挥砍打出,便将人眩晕,趁着这段空隙紧追黄鳝,仅是普攻就将人a死。随后跟上位移逃去的宫本,存留的大招瞬间打出位移,尾随身后,那匕首是真扔的漂亮,随着贴身一套技能的结束。两个人头便显示在战绩栏上。

兰陵王击杀东皇太一。
兰陵王二连击破宫本武藏。

注视着一半左右的血条,高长恭决定不泉水。
距离敌方几人的复活还有二十几秒。
和队友解决了输出就有希望。
霎时,响起了女声。

百里守约击杀太乙真人。

8.
“就剩下你我了。”
狙击手绕后缓步踱来,堵住了回高地的路。
举起拳刃好整以待,高长恭微眯起眼,凝重注视面前的人。
“你果然还是很厉害,竟然能杀了我队友。”
对方显然不急着开打,而是慢悠悠磕起家常。兜帽投下的阴影掩藏了他的眼,完全猜不出这家伙的意图。
话唠。
弄不懂对手搞什么名堂,亦或者是为队友拖时间。
见高长恭眼底溢满杀气。湖蓝的眸子似千年不融的寒冰,萦绕了朦胧雾气,迭起层层杀意。
真陌生。
“你忘了吗,我们有几面之缘。”
“我倒是不记得了——”
“长城守卫军。”
百里守约似笑非笑地昂起头,揭下兜帽的那一瞬间,高长恭豁然明朗。
“是你。”
射手投掷了几发子弹,见高长恭躲避的瞬间,欺身而上,将对方狠狠摁下地面。
“这些日子,我很想你。于是我就到这儿来了。”
被扼制的刺客艰难扬起头颅,嘴角的笑容充满冷意。
“既然这样,你就该放我走喽。”

“...不。绝不。”
子弹上膛,狙击枪抵住刺客的胸口。

百里守约击杀兰陵王。